当前位置:七仔像计算资讯分 猫
分 猫
2022-09-23

作者:蔡诗乐 来源:《意林》

我和陈梓分手的时候,最大的难题不是爱不爱了,也没有什么经济纠纷,唯一的争执来自于,怎么分两只猫。

按理说应该一人一只,可我两只都想要,两只我都舍不得;陈梓自然也是,他也两只都舍不得,哪只都是心头的尖尖肉。

“电视可以归你,冰箱可以归你,冰箱里没吃完的腊肉也可以归你,甚至我们一起买的书你都可以拿走,咪咪和喵喵不行。”陈梓掷地有声地抛下这句话。

我是寸步也不会相让的:“你拿走地毯和靠枕,我最喜欢的马克杯也让给你好了,但是咪咪和喵喵要和我在一起。”只有咪咪和喵喵这两个小傻瓜还什么都不知道,一只趴在阳台上晒太阳,一只正在呼噜噜地吃着猫粮,看来都不打算参与这场争斗。

我望着面前这个男人,还是和三年前一样,穿着干净的衬衫,高高的鼻子得意地翘起来一点点,腮边的酒窝若隐若现,仿佛在随时等待一件有趣的事情,让他肆意地笑出来,好让那两个可爱的酒窝更加明显。我叹了一口气,终于不说话了,蹲下身去摸正在打滚的咪咪。咪咪被我摸得开心,干脆露出肚皮让我继续给它挠痒痒,眼睛也眯起缝来,一副享受的样子。陈梓也随手捞起正在蹭他腿的喵喵,坐到那张已经堆满杂物的沙发上,喵喵趴在他的腿上,也舒服地发出了呼噜声。这两个小东西,根本不在乎我们在干什么,只知道撒娇。

“我们在楼下发现喵喵的时候,它像一只小耗子那么瘦,身上全是跳蚤,毛也掉得一块块的,难看得要命。”陈梓忽然这么说道,他注视着现在皮光水滑吃得肥头大耳的喵喵,眼里全是柔情,“那天你抱着它就回家了,根本不管它身上有多脏,要是换了我弄脏一点你的裙子,你肯定要骂我的。”陈梓似乎是在抱怨我,但他又忽然笑起来,“还记得吗?那次喵喵吐在你最喜欢的高跟鞋里了,你气得要命,最后还是舍不得揍它。”是啊,我也想起那次,刚吐完的喵喵抬起头看着我,一副无辜的样子,怎么还记得怪它呢?只想赶紧一把抱起来好好疼爱一番。

我们又沉默了下来,只有两只猫咪还不明所以地在咕噜噜地撒娇。太阳要落山了,一会儿搬家公司就要来拉走我的行李。我还是鼓起勇气说:“陈梓,我想要咪咪和喵喵。”他抬起头来,眼里却忽然部是雾气一样的忧伤:“你知道,我也可能会难过吗?”

我怎么会不知道呢。我也是一样难过的,我记得一起给咪咪喵喵买猫粮,一起給它们在夏天剃毛,一起在晚上睡觉的时候,争夺谁的脚可以放在我们可爱猫咪的肚子下取暖。我也没有想到,会有一天要和陈梓分开,更没有想到,我们居然有一个人要失去咪咪和喵喵。那个没有猫的人,该多孤独呀。我哑着嗓子说:“那么陈梓,我带走咪咪,你带走喵喵吧。”

陈梓没有回应我,他站在窗户边看着楼下,过了许久,他才开口说:“搬家公司到了,你该走了。”是啊,我到了要走的时候了,我打开一只猫箱,把咪咪放进去。喵喵冲过来,对着箱子叫个不停,似乎它已经知道要发生什么了,在哀求咪咪不要和我离开。陈梓说:“你把喵喵也带走吧。不要和我们一样,让它们也遭受分别。”

我终于带着两只猫,离开了陈梓,我们没有恨意,也许有一点伤感,但终于还是决定分开,因为我们和咪咪还有喵喵不同,我们离开彼此,也可以独立地生活,并且继续成为更好的人。我站在楼下抬起头,陈梓对我摆摆手,他推开窗,大声对我说:“照顾好咪咪和喵喵!也照顾好自己!”

我郑重地点了点头。

各种精美短文、往刊读者文摘、故事会、意林等……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,

七仔像计算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1587901230